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开户 » 正文

「数币配资」股票大宗交易涉诈骗第一案背后的“定增大佬与

(摘自中信建投证券行情软件)震荡的市场让人越来越焦虑,虽然川大智胜和陕国投A合计获利超3200万元,但其他7只个股账面却出现了浮亏,且陕国投A是为华侨基金代持,依据协议,仅能获得1%的固定费用和5%的后端盈利分成,远不足以弥补其他股票的账面亏损。江苏汇金1.975亿元悬疑账面亏损之外,政策也在进一步收紧。2017年2月,证监会发布了再融资新规,从发行的价格、规模、间隔期、财务性投资四个方面对再融资进行规范,大幅提升定增市场中标价折扣率。5月,证监会再发布减持新规,规定定增股东限售期解禁后集合竞价12个月内减持不得超过50%,对股东解禁后退出机制也进行了限制。在定价压缩“利润安全垫”,退出又进一步受限的双重影响下,定增策略的私募基金,一时间陷入进退两难的窘迫境地。与此同时,在几乎注定的亏损面前,定增股票解禁后如何处理,夏嵘等人与三宝集团方面的分歧越来越大。据夏嵘陈述,三宝集团于2017年5月震荡行情最低点时,主动提出终止双方的投顾合作,并签订补充协议,该协议于2017年6月1日起正式生效。据夏嵘陈述,2017年5月,叁加壹公司开始搬离由三宝集团提供、与三宝资本共同办公近一年的免费写字楼。新租赁的办公地址,位于秦淮区江苏经贸职业管理学院内。据叁加壹公司人员向《等深线》记者回忆,考虑到政策变化等因素,公司谋求转型发展,并重新搭建业务架构,为此,聘用了一名新的财务人员管理公司账目。梳理中,却发现3项涉及戴长泽管理财务期间资金问题:2016年11月23日至29日,帮助三宝集团走账高达8亿元;2016年12月27日,通过三方过桥借款合同,在江苏汇金与汇鸿土产之间走账1.975亿元;多项费用支出与实际情况不符,涉金额几十万元。其中,三方过桥借款一事,则牵出戴长泽的舅舅樊庆龙。相关协议、承诺书等显示,2016年12月27日,汇鸿土产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生菜叶公司(法定代表人仲文学)、担保人江苏汇金签订借款合同,借款1.975亿元,约定年利率6%。但根据后期走账记录,签订协议次日(12月28日),汇鸿土产转出1.975亿元给生菜叶公司,生菜叶公司随即将这笔钱转入江苏汇金。而2016年12月29日,江苏汇金完成了对汇鸿土产50.91%股权工商注册资本金2.8亿元实缴登记,上述1.97亿元占其中70.54%。上述三方走款事件发生后,樊庆龙随即出任汇鸿土产副董事长。也因此,樊庆龙被指借叁加壹公司走账,实则实现以汇鸿土产资金,帮江苏汇金购买汇鸿土产股权。而一年前,这些股权属于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盛集团”)。2015年2月15日,丰盛集团参与汇鸿土产混合所有制改革,增资扩股2.8亿元,持股50.91%,江苏省国资委100%控股的江苏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汇资产”)持股 27.49%。苏汇资产也是汇鸿集团的控股平台。值得注意的是,股权从丰盛集团到江苏汇金时,汇鸿土产持有1215万股的紫金银行(601860.SH,2018年12月18日网上发行,每股发行价3.14元,上市首日收盘价4.52元),正在做上市前的辅导工作,这部分股权2019年3月最高价时市值超1.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时任汇鸿集团、苏汇资产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唐国海被“双开”,继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海,则在2020年6月24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江苏汇金系资本大佬朱明亮名下企业,早在2013年,江苏汇金便投资南京市三宝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占股40%,三宝集团则在其中占股50%。据此前媒体报道,朱明亮还曾以名下江苏汇金和正阳置业,一度分别持有恒丰银行7.25%和4.16%股权。舅舅与外甥的资金路径除了恒丰银行,据此前媒体报道,朱明亮还曾在2014年1月连续三次增持,成为徽商银行第四大股东和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出手30亿元,注资“拯救”宝塔石化;2015年1月,计划通过定增,成为上市公司山水文化(600234.SH)的实际控制人,但最终未果。

1595385222105351.jpg

朱明亮 图片来自网络天眼查资料显示,朱明亮近两年各种官司缠身,旗下企业,甚至被其持股银行,如恒丰银行、紫金银行告上法庭,追讨拖欠的银行借款。这一情形,似乎也可以为上述1.975亿元走款寻得另一种答案。1.975亿元事件,在被叁加壹公司其他股东发现后,2017年9月2日,戴长泽在夏嵘、张明明和仲文学的见证下,签署承诺书,声明自己隐瞒其他股东和管理层,私自以生菜叶公司名义与汇鸿土产、江苏汇金签订总金额为1.975亿元的三方过桥借款合同,并承诺独自承担由此引发的所有责任和损失。根据走账记录及知情人回忆,2017年12月29日,生菜叶公司收到江苏正阳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汇金的控股母公司)开出的两张华夏银行本票(金额分别为12000万元和6000万元),作为江苏汇金归还生菜叶的借款本金。生菜叶公司同时将收到的两张本票背书给汇鸿土产,作为归还汇鸿土产的借款本金。2018年1月3日,南京聚晟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南京聚晟”)开出中国银行本票1750万元,作为江苏汇金归还生菜叶公司的借款本金。南京聚晟系樊庆龙占股70%的两人制合伙企业,与江苏汇金不存在任何股权隶属关系。生菜叶公司同时将收到的1750万元本票背书给汇鸿土产,作为归还汇鸿土产的借款本金。同年1月11日,因1750万元本票上未注明代江苏汇金还款的用途,联系汇鸿土产副总经理朱勤胜,对方说,在1750万元的本票申请书上有写明代江苏汇金还款的用途。经多次催要本票申请书或说明,未果。2018年1月23日,1.975亿元本金平账后,联系汇鸿土产副总经理朱勤胜,询问利息是否也用本票背书的形式冲销。朱勤胜说要请示单位领导,未果。3月12日,生菜叶完成工商注销,1.975亿元的三方借款产生的1200余万元利息,截至生菜叶公司注销完成日江苏汇金也未支付。事实上,除去走账问题外,叁加壹公司与三宝集团、郭明燕、樊庆龙等人合作终止。据早前媒体报道,账户管理权交割后,资管账户亏损进一步扩大,成为双方矛盾爆发的关键节点。而知情人称,2018年5月21日,郭明燕与创金合信、招商银行签署南京三宝1号的补充合同之三,继续开展2倍杠杆股票投资。至当年9月,上证指数相较年初下跌900点,跌幅超-25%。2017年9月,郭某燕发起民事诉讼,要求叁加壹公司对9只定增股票中的7只亏损股,承担265万元补仓款(占其总补仓款9%左右)及14万元相应利息,但其诉求被一审法院驳回。而就在三宝集团民事起诉叁加壹公司前2天,张明明退出瑞华控股股东名单,此前,她曾持续12年名列其中。而据夏嵘庭审时陈述,2016年6月,郭明燕和樊庆龙有意参与文化长城(300089.SZ)的定向增发,却缺少资金,特向夏嵘借款1000万元。但文化长城解禁后两人仅仅归还了400多万元,剩余500多万元至今未还。而戴长泽则对夏嵘和仲文学两人合计50万元的私人借款,也一直拖欠不还。2017年9月8日,戴长泽在夏嵘、张明明和仲文学的见证下,曾签署账户说明函,交接财务工作,并声明其宁波银行账户相关款项情况,其中包括收到叁加壹公司2016年年终奖总金额为50万元整,并承诺将这50万元个人年终奖分别用于前期因为个人买车而向夏嵘和仲文学的借款,即夏嵘20万元,仲文学30万元。其宁波银行南京分行个人账户还款后的剩余部分16万余元皆为叁加壹公司所有。多重矛盾后“民变刑”但据了解,该账户相关款项,以及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等资料,戴长泽至今未交付叁加壹公司。至此,叁加壹公司三位股东与戴长泽、樊庆龙、郭明燕、郭明科、朱明亮、三宝集团、汇鸿土产、江苏汇金等共存在五笔较大的资金纠纷,分别是:戴长泽与叁加壹公司公款几十万元的问题;戴长泽拖欠夏嵘和仲文学合计50万元个人借款;樊庆龙、郭明燕等人拖欠夏嵘500多万元私人借款;以生菜叶公司账户为三宝集团走账8亿元的问题;生菜叶公司、江苏汇金、汇鸿土产三方1.975亿元问题,及相应1200万元约定利息拖欠未付问题。但就在2018年1月,当樊庆龙的南京聚晟、朱明亮的江苏汇金、汇鸿土产、生菜叶公司四方正在“抹账”沟通时,1月16日,戴长泽、郭明燕等人向栖霞区公安分局、马群派出所报案,称叁加壹公司夏嵘、仲文学等人诈骗。知情人称,2018年2月,在马群派出所正式拘传几名涉案人,并对夏嵘和仲文学采取刑事拘留期间,有中间人带话,以提供《刑事谅解书》为条件,要求夏嵘、仲文学、张明明三人弥补三宝集团所有的定增投资亏损8900万元。知情人称,夏嵘、仲文学、张明明三人仅同意支付民事诉讼所涉的280万元,并退回双方合作期间取得的380万元大宗交易居间费。此后双方虽多次尝试沟通协商,但终因各自心理预期差距太大,无法达成一致。同年3月21日,栖霞区人民检察院做出不批捕决定,二人被取保。但半年后,2018年9月17日,两人被批准逮捕。从夏嵘案开庭来看,所涉诈骗事项,指向大宗交易时获得的居间费。这也引发投顾行业高度关注。“你的委托方如果总体亏损或者觉得某一笔交易卖亏了,就以刑事诈骗报案,你怎么办?”早前,有业内人士对媒体记者称,该案出现,将影响到诸多投顾公司。但樊庆龙在三宝集团对叁加壹公司进行民事诉讼之后、刑事立案之前,退出了其在三宝资本所持有的15%股权,且多次大比例减持所持三宝科技股份。2017年12月27日,三宝科技发布股权登记公告,樊庆龙减持790万股,套现1.57亿港元。进入检察院阶段后,该案涉案5人(叁加壹公司4名股东及大宗交易对手方)中,除了夏嵘、仲文学被分别在两家法院起诉外,其他3人并未被公诉。据早前开庭信息,公诉方指控称,在陕国投A大宗交易过程中,叁加壹公司夏嵘、仲文学等人利用“空白的大宗交易定价说明”诱骗郭明燕等签字,导致郭明燕“陷入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且500万元居间服务费,被指控为诈骗得利。三宝集团在报案时,以及公诉人认为,有主体受到损失的依据为两个方面:一是李其康给了叁加壹公司好处费;二是以二级市场收盘价与大宗交易的价格差进行测算。关于“空白的大宗交易定价说明“,夏嵘在庭审中辩称,首先,三宝集团有严格的签字流程,定价说明是有效合同,且由戴长泽填写、郭明燕签字、郭明科审核,足见他们对于定价说明的法律效力和法律后果是明知的。事发一年后他们又说定价说明是空白的,但并没有事实证据。其次,交易三天后,郭明燕等人对创金合信向他们发送的陕国投A的清算数据和清算报告进行再次审核并签字,足见其对自己决策的交易价格的二次确认。最后,三宝资本对接具体签字事宜的员工史梦龙,在其口供中明确表示,定价说明并不是空白的,郭明燕的说法明显和史梦龙的说法相冲突。民事、刑事均难落槌?此外,庭审中也提及,在夏嵘、仲文学被刑事拘留期间,侦查人员被指以缴纳取保候审保证金为由,要求夏嵘的父亲夏某某,于2018年3月13日向南京公安局栖霞分局取保候审保证金专户缴纳了197万元的取保候审保证金。该金额与侦查期间认定夏嵘涉案金额基本一致。但保证金缴纳完毕后,夏嵘父亲夏某某却被告知,取保申请没有得到批准。夏嵘在2019年11月21日和12月2日两次庭审时,均当庭否认此197万元款项是自己主动退回的涉案赃款。夏嵘称自己从未认罪,更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退赃退赔款。知情人称,2018年9月17日,取保候审6个月后,栖霞区公安分局经栖霞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以涉嫌诈骗罪对夏嵘、仲文学执行逮捕。其他三人,戴长泽、张明明、李其康依旧处于取保候审状态。在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夏嵘涉嫌诈骗一案20天前,2019年11月1日,栖霞区人民检察院对同时立案的樊庆龙的外甥戴长泽做出《不起诉决定书》, 据其官网,具体理由提及:戴某某持空白大宗交易定价说明,是否属于故意虚构事实骗取劣后人郭某某签字,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证明。戴某某所分得的所谓50万元年终奖,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证明其主观上明知此款是属于通过表面上低价而实际上高价卖出陕国投A获得的。“因此,虽有证据证实戴某某是明知陕国投A通过大宗交易出售给李某某,但认定其与夏某某、仲某某合谋欺骗某公司的证据不足。”上述《不起诉决定书》称。而夏嵘案开庭中,辩护方曾提出,戴长泽作为重要证人,应出庭质证,但未获法庭准许。2019年11月21日、12月2日,夏嵘涉嫌诈骗一案在鼓楼区人民法院进行一审两次开庭。公诉人以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情节恶劣,数额特别巨大为由要求数罪并罚,依法判处夏嵘15年以上有期徒刑。但两次开庭结束后,鼓楼区人民法院并未给出判决,而是退回检察院要求再次补充侦查。2019年12月底,栖霞区人民法院在未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把仲文学一案退回栖霞区人民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因为证券交易的特殊性,资金往来和人员职责都相对清晰,但看起来很简单的国内首例大宗交易诈骗案,审理进展并不顺利。”有行业人士称。“主客观一致,客观上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两笔交易的价格没有偏离上交所、深交所和证监会关于合理价格的认定,同时郭明燕也没有陷入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不符合诈骗构成要件。”早前,在夏嵘案开庭中,辩护人在庭上称。刑事一波三折,民事诉讼也进展缓慢。2019年11月26日,郭明燕等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但开庭后至今已近8个月,终审判决仍未做出。有趣的是,这场始于各方大佬朋友圈的合作,虽然并没有民事刑事的明确结果,但资本市场上,各位大佬的变化却一目了然。3年来,三宝科技股价从最高时跌落近90%,2020年4月2日,更是创下上市以来最低价1.01元,险些进入仙股行列。而与江苏汇金朱明亮多有交集的恒丰银行、汇鸿集团、安信信托,多位高管都陆续因为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甚至已经被判刑。(编辑:孟庆伟 校对:颜京宁)

上一篇:「炒股入门与技巧」融通产业趋势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新增中信银行
下一篇:[数币配资]沪指迎30年来首次修订,专家称不宜夸大对指数的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